Threeboats

I'm on my way.

私人抑制剂

补档2.0


“我查过资料,抑制剂太伤身体了。”

“让我标记你吧。”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黄仁俊低头疾步穿过走廊。


六点四十分,夏日的天色暗得慢,四处都还挂着恰到好处的橘红色,从教学楼另一边来的晚风撞开逶迤的云层,吹得梧桐树叶哗哗作响。


“喂?”黄仁俊压低声音对着手机,迎面而来放学的学生背着书包欢笑地经过他身旁,将他凸显得与四周轻松气氛更为格格不入。


“同学,”走到宿舍不远处就有人拦下他,“出示一下你的学生卡。”


于是他不得不用肩和耳朵夹着电话,费力地从背后双肩包里取出一张薄薄的塑料卡片。而电话那头依旧是忙音,紧接着他抿紧唇神色晦暗地挂断了电话。


黄仁俊
2000.3.23
alpha


“呃,进来吧。”宿管盯着那卡面简单的几行字看了两秒,又抬头扫了眼黄仁俊清瘦的身板,琢磨着还是让他进来了。


黄仁俊是走读生,要算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来学校宿舍。他们学校是混读制,不同性别的宿舍楼隔得天远,主教学楼挨着的是beta宿舍,剩下的alpha和omega宿舍几乎横跨整个校园,中间的距离仿佛能放下一个太平洋。


“0423……”



三步做两步跨上楼梯,黄仁俊眯着眼看着面前一串串门牌,今天下午放月假,大多数的住校生都已经离开了,只余下空荡荡的长走廊和一扇扇紧闭的房门。


——开门

——你到了?


新信息弹出。黄仁俊烦躁地看着手机屏幕上突然跳出的冰冷黑色字块。“from李帝努”几个字尤其刺眼。


“咔擦”


从他右边传来细微的开门声。


“李帝努——!”

黄仁俊转身下意识一个箭步抓住门把,大力扯开门后只感到身前蓦然落下了一大片阴影,规律平缓的温热呼吸正落在脸颊边,还没等他发应过来,凭空而出的手臂就强硬地将他一把搂住,顺势揽入带着细微苦艾气息的怀抱中。


“我艹——”黄仁俊惊呼出声,下一秒李帝努却已经松开怀抱反锁上了门。他怔怔坐在床铺上,不算宽敞的空间里只有他们二人互相对峙着。李帝努背靠着门环手看着他,眼神说不出的戏谑和暧昧。

 

黄仁俊本来面子就薄,被他盯了一会儿后就不自然挪开了视线,泛红的耳尖和脖子根却分外显眼。两人无声胶着了半晌后,他终于忍不住先开口:

 

“你赶紧把我东西还给我。”

 

“什么?”李帝努却像没有听懂一般,笑眼弯弯地置若罔闻。他这人笑起来显得格外有亲和力,许多Omega甚至能对着他的笑脸立马发情。反差是这人从来没有接触过任何Omega,每当听到别人拿这开玩笑时还会冷脸以对。

 

“你别装傻。”黄仁俊气得牙痒痒,然而却浑身绷直不敢往李帝努在的地方靠近一步,双肩一抖一抖地反到像是被欺负了的样子。

 

“仁俊啊,”李帝努温柔地叫他名字,“你放在我这的东西多了去了,你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你要什么?”

 

他要什么?

 

抑制剂。

 

Omega抑制剂。

 

黄仁俊勾唇角,双拳紧握放在腿上,语气却仍然轻快温和地陈述道:“你不都知道了么?说不定说明书都偷偷看了几十遍吧?现在,可以把我的东西还给我了么。”

 

窗外有鸟振翅飞过,翅膀扑腾划过空气的声音竟与黄仁俊眨眼的一瞬重合,就像那细柔的眼睫直接划过他的心上,惑人的痒。

 

“……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。”李帝努长叹口气后还是反身走到一旁的储物柜,从一堆感冒药和红药水里翻出一个小塑料袋,黄仁俊直直看着他的动作,喉头一紧。

 

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他用鞋尖在地上重复画着jeno,笑得狡黠,语气中却带着许些轻描淡写的脆弱。

 

“……我以为我们的关系挺好的。”

 

李帝努把袋子递给他。

 

“你这什么话,”黄仁俊听罢笑着低头,“我们关系是挺好的呀。”

 

那双漂亮的手紧抓着被褥,指节泛起青白,淡蓝色的血管显得分外诱人,好像里面流动的不是血液,而是某种果汁,在皮肤下方暗暗流动着。裸露出的锁骨,耳垂,脖颈,手腕都强势地挑逗着人的目光,情不自禁地就要往那里看去。

 

“黄仁俊。”

 

李帝努蹲下身来,一只搭在他的肩上。原先他们一起打篮球时他经常这样做,将气喘吁吁的黄仁俊划分到自己的保护范围内,看着他漂亮的眼睛里慢慢聚集起的光亮,扯着自己的衣角小声说好累啊不玩了。而现在再这样做却带上暧昧的色彩,他的手好像下一秒就会掐断黄仁俊的呼吸,或是将他直接压到床上。

 

“你没必要觉得羞愧,”他的目光毫不退缩的滑过黄仁俊的鼻尖,唇珠,到因为抑制呼吸而微微颤抖脖子,“因为无论你是什么性别我其实都无所谓。”

 

“我生气只是因为你把事情瞒着我,而不是因为你是一个Omega。”

 

“我想保护你,想让你信任我。你曾经答应过如果有什么重要的事情,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。”

 

“——你食言了。”

 

呼吸间充斥的都是苦艾草的气味,强势地似乎要靠信息素就要把他抡翻在地,黄仁俊只觉得四肢发软,委屈地撇过头,手里的抑制剂药盒几乎被他捏变了形。

 

“我查过资料,”

 

然而李帝努似是根本没有在意他此时的窘迫,目光炯炯,顺势将黄仁俊的头按得离他更加近些,直到两人的额头都几乎贴在一起。

 

“抑制剂很伤身体。”他侧过脸在黄仁俊耳边轻声说道,黄仁俊忍不住浑身的颤栗,这个动作像极了接吻,他觉得全身都在渐渐发烫,周身甚至开始涌出熟悉的佛手柑的甜香。

 

“——让我标记你吧。”

 

话音刚落,黄仁俊便再也控制不住地搂住了李帝努,抑制剂被放在一边,被捏的发瘪的盒子和乱做一团的床单看上去出乎意料的应景,他克制着想现在就放弃抵抗的念头,泛红的眼眶再三努力好歹没落下泪,棕黑色的瞳仁无辜地像四处瞄去。

 

“……你是不是,喜欢我?”他艰难的说出这句话,看着李帝努一瞬间露出的笑眼后在心底懊恼自己又犯蠢,可李帝努却格外温柔的站起身环住他,在他耳边回答着嗯,故意将吐息全部喷洒在他敏感的耳根。

 

“以后别找抑制剂了,”李帝努浅吻着怀中人的鬓角,“直接找我吧。”

 

 

END


夏日与柑橘

条梦回归前来LOFTER存个档证明我暑假没有咸鱼(。

 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00

 

和我坠入爱情吧。

 

 

01

 

天气很热,夏日蝉嘶融进蒸腾的水汽里,看起来所有东西都被氲成淡淡的甘草色。

 

黄仁俊剥开了一颗橙子味水果糖,糖果早就因为气温变得软腻了,散开在舌尖时突然迸发而出的甜味让他莫名地心里轻松了许些。他站在树荫投射而下的一小块阴影里,面前的塑胶跑道在阳光下分外晃眼。

 

而当蝉声第六次重新在耳边响起时,他几乎崩溃地咽下最后一丝甜味,放下先前卷好的袖子,试图遮住两边被晒得发烫的白色手臂。

 

李帝努还没有来。

 

手里不由自主剥开了第二颗糖,黄仁俊漫不经心看着四周稀疏的人群,心里吐魂状画圆圈,天知道他此时多么希望此刻就和手里的糖球一样融化掉。

 

李帝努。

 

把这个名字翻来覆去地在舌尖咬碎咀嚼了好多遍,就像要深深刻在血管里一般。舌尖贴上上颚,又轻轻落下,空气从唇齿间不经意跑出。李帝努。

 

终于从不远处教学楼不紧不慢走下来半个人影,黑发的少年步履稳健地朝这边走来,身后不远处跟着的学妹撑着太阳伞用小圆扇挡住激动的面部表情,在阳光下少年轮廓一如镀上一层碎金般耀眼。

 

“——黄仁俊。”

 

从远处到跟前好像不用几秒的事。

 

黄仁俊眨着眼无所适从,高他一些的少年有着精致却疏离的五官,平日里黑白分明的笑眼此时深邃的像黑夜中的星子,面无表情盯着他手心里捏做一团的橘色糖衣,用听不出任何情绪波动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。

 

“呃,嗯?”

 

“走了。”

 

一把不由分说地扯住黄仁俊的手,李帝努大步向前的姿态向来很震慑人。黄仁俊默不作声任由他扯着,尽管手腕处传来疼痛的信号,却仍然只低着头用余光去看那人的脸色。

 

不会去问自己等了多久,热不热,或者也不会和自己谈起任何班里的趣闻。心情好的时候或许还会半开玩笑地喊着仁俊啊,搂着脖子似乎姿态亲密,然而更多时候都是沉默地将自己划分在交际圈外,却如同有执念似得不肯让他离开周围半步。

 

这就是李帝努啊,存心要跟我作对的家伙。

 

黄仁俊闷着头慢慢走着,水泥路上照着他们俩的影子。正午的太阳又毒又辣,之前还等了二十分钟的烦躁和不适一同翻涌而上,他刚想出声却发现紧抓着自己的少年蓦地停下了步伐。

 

杂货铺。

 

黄仁俊诡异地看着李帝努动作轻敏地买了一瓶橙汁,透明的瓶身还凝着细碎的冰晶。

 

“给我?”

 

递到跟前了仍是不可置信。李帝努的表情也没有丝毫松动,更无温情可言,但当冰凉的温度贴上掌心之后,黄仁俊不得不发现内心仅存的一点小火花也被浇灭。明明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瓶饮料,自己却还是没有骨气地向这人服了软。

 

“你今天很可爱。”


刚准备喝下一口的他听见清亮的少年音色兀然响在耳边。


“唔咳咳——”



几乎惊吓状的瞪大了双眼,黄仁俊扭过头对上那双一如既往深邃而平静的双眸,心里没有来由漏了一拍。

 

 

难道是整人的新玩法吗。黄仁俊暗自腹诽。

 

 

李帝努是绝对不会贴心的照顾他的,平日两人相处时也总是摆着一副控制欲满满却不轻易表露的样子。无论做什么都像是和他较劲,但却无法否认李帝努这人过分的优秀和处事之周到。

 

 

黄仁俊喝着冰橙汁,眯着眼看李帝努的侧脸,从线条流畅的下颚线到高挺的鼻梁,垂下眼睑时过分长的睫毛,还有眉宇间已然的成熟。

 

搞什么?

 

他暗自唾弃自己。

 

为什么注意力总是放在李帝努身上啊?

 

今天绝对不仅是李帝努不对劲,自己八成也是脑子被热坏了吧。黄仁俊深以为然地在心中反省着,恍惚间四周暗暗涌动的燥热空气里也逐渐沾染上清爽的橘子香气。

 

 

02

 

“要去找仁俊吗?”李东赫一边收拾着桌子上摊作一团的练习,一边朝身后已经摆好座位的李帝努投去目光,“今天老唐拖堂久了,外面又那么热,他不会中暑吧。”

 

李帝努听罢背上书包的动作一顿,随即不自然地答道:“哪有那么脆弱。”

 

“哎——”李东赫夸张地拖长声调,冲他挤眼,“关心别人就表达出来嘛,别总装作一副我不care的样子,仁俊哥会当真哦。”

 

午间铃打响了第二道,校园里的人三三两两散的差不多了。李帝努一眼就从窗边望见委屈地站在操场边上等他的黄仁俊,动作迅速地走出教室。

 

“东赫啊,”临走前他笑眼弯弯地看着原地还在收拾东西的好友,“李敏亨好像说过如果你闹我可以去找他告状的吧?”

 

无视教室里一瞬间迸发出的奶音撒娇和哀嚎,李帝努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出教学楼,身后还响起一阵刻意压低的学妹的尖叫。

 

黄仁俊呐。

 

那个留着乖巧短发长相清秀的男生站在树荫下发愣,皮肤白得在阳光下甚至可以反光。一双包含万千星辰闪烁的双眼完全放空地盯着地面,刘海微微被汗浸湿,服帖地罩在脑门儿上。

 

等很久了吗,抱歉是我们老师今天拖了堂。天气很热吧,为什么不在教室等我。李东赫今天又拿Mark开了玩笑,还被渽民偷偷举报了。给你买了一盒橘子软糖不知道你喜不喜欢,好想直接给你却又怕你拒绝。

 

想了这么多,但当黄仁俊眨着好看的大眼睛茫然地望着他时,他只硬生生拼凑出了对方的名字。

 

还有比这更蠢的吗。他在心底嘲笑自己。

 

李帝努只能像以往那样强硬地握住对方的手腕,其实他想十指紧扣,捏着对方纤细的指节把玩,不过这种不切实际的妄想也只能当做空谈。

 

初中的时候他们是同班同学,而且是同桌。一开始相处得很愉快,像所有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一样,互相聊天打趣。放学是一块去打游戏,上课时偷偷躲在后排传纸条。他帮黄仁俊带早饭,而黄仁俊则每天帮他应付各种各样的家长签字。像连体婴儿一样,彼此渗入到对方的生活。

 

可后来就不对劲了。

 

到他发现自己对于黄仁俊来说不过是玩得好的朋友开始。

 

想占取更多,做唯一的存在。想要更多的身体接触,不希望黄仁俊和别人有过多的交往,甚至连和其他人熬夜打游戏或者出门看趟电影都无法忍受。想从背后抱他喊他的名字,把鼻息故意喷在敏感的耳根旁;想亲吻他的眼睛,尤其是带着淡粉的眼眶;想把他据为己有,又不希望自己对他的关心一如其他人一般。

 

表达失意,举措强硬,似乎毫无头绪的心情变更让黄仁俊对他渐渐开始敬从和负担。

 

明明不想这样的。

 

他看着对方鼓着腮帮可爱的模样,自以为不被察觉的盯着自己看,就觉得心底一片软腻的甜。

 

很可爱。

 

于是他也不假思索地就这样说出来了。

 

能不能更亲近一些呢,他怅然地看着眼前耳尖泛红瞪大双眼的男孩,心里暗暗祈祷。

 

再多分一些注意力给我吧。

 

对方懊恼地偏过头不再看他,可指尖却悄悄扯住一小块自己的衣角。那瓶喝了一口的橙子汁在阳光下透出甜蜜的亮橘色,李帝努深吸一口空气,感觉肺腑里都溢满清爽的柑橘气息。

 

和我坠入爱情吧。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


© Threeboats | Powered by LOFTER